由自由想到的

海外生活孟小凡 发表了文章 • 2 个评论 • 94 次浏览 • 2017-05-30 23:52 • 来自相关话题

 
 美国马里兰大学的Yang Shuping同学最近估计过得不怎么样。好不容易毕业了,好不容易代表华人学生在毕业典礼上演讲了,却因为自己的个人言论,惹怒了媒体,惹怒了留学生,也惹怒了广大爱国的吃瓜群众。看过视频,我不禁回想起一件往事,又突然联想到一个人。
 
Yang同学关于自由的发言,让我想起了二十多年前的一位大学生,柴同学。柴同学是某次大规模群体事件的学生领袖,同时也是事败后跑得最快的学生领袖。有个纪录片里,记录过她面对媒体的两次发言。第一次的发言就和Yang同学的发言很类似,大致就是没有什么能够阻挡,她对自由的向往。第二次发言时,是大难来时,她哭着向媒体说:有人要害我,我不能死,我现在也不想死。

对于二十多年前的那批大学生,我是报以愤怒的同情的。同情不用说,之所以愤怒,是这场集体盛宴在开始前和结束后,有没有新的政治乃至哲学观点产生?有没有足以使后人受益的guidelines?有没有发现问题真的出在哪里?之所以愤怒,是这批大学生完全没有批判,主动地接受了一些所谓的西方进步思想,并把这些思想以自己的理解方式影响了后世的人,乃至20多年后的今天,还有Yang同学这样的言论出现!

 我们为什么不可以知道,美国在六十年代以前,是保守和不自由的。黑人与白人不能同车,女权没有伸张,两党斗争加剧,同时又处在越战的深渊。所以当时的新左派知识分子(比如马丁路德金、马克西姆X)以及运动活跃者(比如鲍勃迪伦、约翰列侬)不断地挑战政府,经过十年左右的血与泪,最终获得了我们讨论的自由。搞笑的是,新左派里面不少人,其实曾经是共产主义者,以毛主席为偶像,从我们的社会主义革命和文化大革命中汲取过不少营养。

 那么政治环境中的自由这个词,是不是可以看作是不同思潮在某一特定环境下达成的agreement?(在国内,是党内的。在美国,是两党之间的。)所以美国式的自由就一定优于中国式的自由吗?马里兰前年的那次由黑人游行引起的大骚乱,Yang同学是否有参与其间,还是被校方告知极度危险,不要出门呢?所以以自己prefer的自由形式来公开评价另外一种自由形式高尚低劣与否,是不是没有经过思考呢?最起码的事,国内自由如果没有发生质的变化,Yang同学的父母估计已经在接受政治审查了。

 庄子认为御风而行,扶摇直上九万里,朝岳夕溟的生活是自由,孔子认为“从心所欲不逾矩”是自由。德谟克利特认为求乐避苦就是自由,柏拉图认为自由存在于理想国中。自由,从来就是极度依赖定语的一个词。我相信柴同学和Yang同学不是不知道这样的逻辑,而是忘了,没有任何一个国度或者政体,存在占绝对优势的自由。 查看全部
自由.jpg

 
 美国马里兰大学的Yang Shuping同学最近估计过得不怎么样。好不容易毕业了,好不容易代表华人学生在毕业典礼上演讲了,却因为自己的个人言论,惹怒了媒体,惹怒了留学生,也惹怒了广大爱国的吃瓜群众。看过视频,我不禁回想起一件往事,又突然联想到一个人。
 
Yang同学关于自由的发言,让我想起了二十多年前的一位大学生,柴同学。柴同学是某次大规模群体事件的学生领袖,同时也是事败后跑得最快的学生领袖。有个纪录片里,记录过她面对媒体的两次发言。第一次的发言就和Yang同学的发言很类似,大致就是没有什么能够阻挡,她对自由的向往。第二次发言时,是大难来时,她哭着向媒体说:有人要害我,我不能死,我现在也不想死。

对于二十多年前的那批大学生,我是报以愤怒的同情的。同情不用说,之所以愤怒,是这场集体盛宴在开始前和结束后,有没有新的政治乃至哲学观点产生?有没有足以使后人受益的guidelines?有没有发现问题真的出在哪里?之所以愤怒,是这批大学生完全没有批判,主动地接受了一些所谓的西方进步思想,并把这些思想以自己的理解方式影响了后世的人,乃至20多年后的今天,还有Yang同学这样的言论出现!

 我们为什么不可以知道,美国在六十年代以前,是保守和不自由的。黑人与白人不能同车,女权没有伸张,两党斗争加剧,同时又处在越战的深渊。所以当时的新左派知识分子(比如马丁路德金、马克西姆X)以及运动活跃者(比如鲍勃迪伦、约翰列侬)不断地挑战政府,经过十年左右的血与泪,最终获得了我们讨论的自由。搞笑的是,新左派里面不少人,其实曾经是共产主义者,以毛主席为偶像,从我们的社会主义革命和文化大革命中汲取过不少营养。

 那么政治环境中的自由这个词,是不是可以看作是不同思潮在某一特定环境下达成的agreement?(在国内,是党内的。在美国,是两党之间的。)所以美国式的自由就一定优于中国式的自由吗?马里兰前年的那次由黑人游行引起的大骚乱,Yang同学是否有参与其间,还是被校方告知极度危险,不要出门呢?所以以自己prefer的自由形式来公开评价另外一种自由形式高尚低劣与否,是不是没有经过思考呢?最起码的事,国内自由如果没有发生质的变化,Yang同学的父母估计已经在接受政治审查了。

 庄子认为御风而行,扶摇直上九万里,朝岳夕溟的生活是自由,孔子认为“从心所欲不逾矩”是自由。德谟克利特认为求乐避苦就是自由,柏拉图认为自由存在于理想国中。自由,从来就是极度依赖定语的一个词。我相信柴同学和Yang同学不是不知道这样的逻辑,而是忘了,没有任何一个国度或者政体,存在占绝对优势的自由。